《红楼梦》中妙玉悲剧的必然性

   《红楼梦》中的妙玉,是一个带发修行的尼姑,在金陵十二钗中排名第六,位于脂粉英雄王熙凤之前,足以窥见其地位的重性。她美丽、博学、聪颖,然而,她又极度地高傲、孤寂,始终将自己孤立于众人之外。判词写到“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妙玉内心里仍然充满着雅趣、芳情,并未完全与红尘隔离。她的叛逆,注定其人生不可避免地带上悲剧色彩。 
  关键词悲剧 孤傲 叛逆 
  妙玉是曹雪芹所珍爱的人物之一,虽然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妙玉的正面出场只有两次。据林之孝家之口得知妙玉的身世,她本是仕宦人家的小姐,娇贵、美丽、气质非凡,但同时,她的性格却极不寻常—孤傲、清高、不合群。刑岫烟曾这样说妙玉“僧不僧,俗不俗,男不男,女不女。”这印证妙玉是一位不同寻常的女子,也正是这种“不同寻常”孕育了她富有悲剧性的人生。 
  1、清高、不合群的孤傲性格。 
  妙玉独居于大观园中的栊翠庵,生活环境极其封闭。作为一名带发修行的尼姑,虽然谈不上“青衣古佛”地虔诚修炼,但也绝对称得上闭关修行。她平时很少与外界有联系,除了几个特别的朋友,如刑岫烟、惜春、宝玉、黛玉。在这样一个不受外界因素干扰、平静的环境里,她将自己主的精力放在了读书上。她喜欢读庄子的文章。事实上,在先秦诸子的文章中,庄子的作品可谓是独具特色。“意出尘外,怪笔生端”的文章风格,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与妙玉的性格相契合。 
  第四十一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一节,是妙玉正面出场的第一次。在这一回中,刘姥姥随着贾母到栊翠庵吃茶,而对于刘姥姥吃茶所用过的成窑茶杯,妙玉却嫌脏而舍弃不。由此可见,妙玉是一位非常爱干净的女子。妙玉对茶杯的嫌弃,实际上是她孤傲性格的反映。她不愿意与世俗的东西混在一起。进一步,她对世俗的抵抗实际上也表明她与外界的不相融合。古往今来,我们同样可以看到许多仁人志士,退隐山林,不食人间烟火。试问,他们为何这样做呢?根本原因就是他们内心所秉承的东西和世俗世界繁乱杂芜的名利斗争相抵抗。所以,一旦外界闯入他们狭小的生活圈时,悲剧便不可避免地发生。最后,贾府被盗,众贼将妙玉劫持而去,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孤独清高的女子,如果幸运,最后脱离贼徒的魔爪,保全了自己贞洁的身体,但离开了长期居住的栊翠庵,流落于三教九流的江湖中,她的路又何去何从?如果不幸,妙玉惨遭贼人玷污,那么,连刘姥姥喝过的脏茶杯都嫌弃的人,等待她的,只有走向死亡!此时此刻,“死”对她而言,才是一种解脱。另一方面,《红楼梦》中所写的贾氏家族,处于封建社会的晚期,每况愈下,终究走向衰败。所以,妙玉所处的栊翠庵,注定有一天会被“毁灭”。那么,随之而来的,便是妙玉的“毁灭”! 
  2、心性高深,谨小慎微 
  脂评道“妙卿身世不凡,心性高深。”事实上,妙玉的内心世界是细腻、复杂而敏感的。在与人的交往中更是谨小慎微。在贾府里,与妙玉性情相投的只有四人—惜春、刑岫烟、黛玉、宝玉。然而,在这四人中,他们也并非与妙玉亲密无间。所以,妙玉在世上几乎没有推心置腹的朋友。她始终将自己放置在边缘地带,因孤傲而孤单,因孤单而悲观。最典型的莫过于“妙玉奉茶”一节。 
  长期与外界的喧嚣隔离,加上内心独有的敏感,细腻,造就了妙玉带有悲观的情绪。在“凹晶馆联诗”一节,妙玉写到“歧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对岔道歧路太熟悉,怎么可能忘记人生的大道?非常清楚水泉的来龙去脉,怎么可能去问水的源头在哪里?“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她认为,有雅致,悲愁怎么可能乘虚而入呢?没有任何忧愁,怎么可能心烦意乱呢?由此可见,妙玉的头脑、思路非常清晰,她似乎看透了人世间的一切事物,而站在一个制高点,遗世而独立。所以,当黛玉请她作诗时,她说“如今收结,到底还该归到本来面目上去。若只管丢了真情真事,且去搜奇捡怪,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二则也与题目无涉了。” 
  3、空灵中的“叛逆” 
  用“空灵”一词来形容妙玉,最恰当不过了。她的最大特点是静。动中的极静,静中的极动,“动静不二,直探生命的本源。”在动与静的结合中,带有叛逆。首先,她是一位带发修行的尼姑;其次,身为佛门弟子,却尘缘未断,心有情爱,妙玉的内心是炽热而澎湃的。在八十七回“坐禅寂走火入邪魔”一节,她梦到有王孙公子娶她,有盗贼持刀执棍劫她,说明,在妙玉的潜意识里,仍然渴望她能够像普通的闺阁女子一样,得到幸福。可是,回到现实之中,她却应是四大皆空的佛门弟子。这种自身身份与内心诉求不可调和的矛盾显得极为尖锐。所以,当她走火入魔被叫醒时,她破口骂道“我是有菩萨保佑,你们这些强徒敢怎么样?”妙玉努力地在这种矛盾的夹缝中寻求生存,可想而知,她的内心是何等苦痛! 
  小结 
  《红楼梦》中妙玉是一个悲剧性人物。她的悲剧存在其客观因素。清高、不合群的孤傲性格使她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谨小慎微、细致复杂的心性更让她增添几分孤寂。最后,她的反抗注定向残酷的现实妥协。故,妙玉的悲剧有其必然性。